→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十四)婚礼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婚礼报名的地方是在院团委办公室。

  第二天一上班,于途就风尘仆仆地出现在了院团委办公室门口。负责报名的是一位四十多岁的大姐,恰好认识于途,看见他很诧异,“小于?你来这做什么?”

  于途打了个招呼,说,“我来报名参加集体婚礼。”

  大姐顿时沉默了。

  自从那场篮球赛后,于途的女朋友是谁整个八院谁不知道,他报名参加集体婚礼?

  “小于啊。”大姐思虑再三,语气沉重地问,“你……换女朋友了?”

  于途:“……没换。”

  “哦。”大姐沉稳地点点头,深思的表情起码在她脸上停留了三分钟,然后动作迟缓地递给了他一张报名表。

  报完名,才走出院部,于途就接到了张教授的电话。“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到了办公室里,于途坐下,张教授也是思虑再三,开口,“那个,你是不是……”

  于途说:“没换。”

  张教授一愣:“什么?”

  于途一本正经地说:“没换女朋友。”

  张教授这才反应过来,哭笑不得,“谁问你这个,你要换了院部的人能打电话给我?”

  被他一打岔,张教授也开门见山了,“我是想问问你,是不是经济上有点周转不过来?如果有困难,我和你师母可以帮忙。”

  “谢谢老师和师母,不过没什么问题。我和晶晶就是想简单一点办婚礼。”

  “那小乔是同意了?”

  “是她提出的。”

  张教授不由诧异,“她提出的?”

  “嗯,”于途笑,“她一直……比较调皮。”

  于途想起昨晚后来他问她,如果参加单位婚礼也有人不停找她合影怎么办?

  她好像早就考虑好似的,高高兴兴地说:“那我们仪式完了就跑啊,要是自己办婚礼就不能跑了。”

  语气简直满怀期待。

  “不过她想得有点简单。”于途笑了一下,“她以为会在院里办,所以不用操心媒体,但是这肯定不可能。所以昨晚我们也商量了一下,如果不能保密,那大概会对其他同事产生影响,我们就不参加了。刚刚我也是这么问院部团委的。”

  张教授倒是来了兴趣,“婚礼前保密没什么问题,我们保密最在行了。我去打招呼,这两年都是我担任证婚人,这个面子他们要给我。到时候你们也可以在婚礼要举行的时候才出来。”张教授说着说着已经开始帮他们出谋划策。

  “不过万一中途泄密了,你们打算怎么办?”

  “那看什么时候泄露的。”昨晚后来他们实在胡扯了很多,于途严肃地说,“要是比较早,我们就改别的方式,要是举办婚礼时才泄露,我们就立刻跑了,等老师你那边主持完了,再找个地方给我们主持第二场。”

  张教授简直瞠目结舌:“你们这是办婚礼还是打游击,简直胡说八道。”

  这可不就是乔小姐的胡说八道吗?

  于途忍不住笑。

  张教授这才察觉自己被套路了,不由又好气又好笑,看着自己如今神采飞扬的得意门生,他心头也是一阵感叹。“你总算也要完成人生大事了,我很高兴。小乔是个好姑娘,好好待人家。”

  于途收起笑容,万分郑重地说:“我会的。”

  阳春三月,天气晴朗,春暖花开。

  一大早,郊区某新建的五星级大酒店门口就竖起了“情系航天”的牌子,今天,二十对上海航天集团的新婚夫妇将在这里举行婚礼。

  早上九点,布置得浪漫喜庆的休息大厅里,新人们正在婚礼志愿者们的安排下化妆造型,等待着去参加十点十分在草坪上举行的婚礼。

  忙碌嘈杂中,大概只有大厅最里面,落地窗前的一对新婚夫妇特别安静。他们背对着大厅,面朝落地窗外的草地坐着,悠闲地喝茶,看手机,大部分时间凑在一起喁喁私语。

  年轻的志愿者小李朝他们看了好几眼,忍不住跑过去,略带腼腆地说:“于总,乔小姐,如果有什么需要你们叫我啊。”

  “好。”新娘隔着薄薄的头纱,客气地朝她微笑。

  小李觉得有些炫目,她白色的婚纱不知是什么料子做成的,连带着整个人仿佛都在阳光照射下发光。

  “不过我们都弄好了。”新娘小声说,“今天起得特别早,刚刚还在外面拍了不少婚纱照呢。一会等我们爸妈从展厅回来,我们再出去拍一会照。”

  这次集体婚礼航天集团安排得特别周到,亲友们一大早都被接去看航展了,大概要九点半才会到酒店。

  “他们应该也快来了。”小李看着她,也不自觉地放低了声音,“我们今天才知道你们也参加婚礼,真是太震惊了。你们放心,我们所有工作人员会保守秘密的。”

  “谢谢,麻烦你们了。”这回是英俊的新郎朝她道谢。

  “不客气不客气,应该的。”小李连忙摆手,关心地问,“刚刚你们进来没人注意到你们吗?”

  “我们从那个门悄悄进来的。”新娘指了指比较偏的一个门,“他们正忙着化妆,而且自己结婚不会关注别人的。”

  小李心想那可不一定,毕竟你们这么好看。“你们没参加彩排,待会怎么走,流程怎么样要不要再跟你们说一遍?”

  “不用了,我都记住了,这方面我经验可多了,会带着你们于总的。”新娘狡黠地笑着。

  新郎于是也笑了,对她说:“我有bds,你放心。”

  艾玛,要不是她也是航天人,这狗粮简直听不懂,小李被他们两个弄得脸都红了。

  “那我去忙别的了,有一组化妆师不知怎么到现在还没来。”说完她就赶紧跑走了。

  大厅里的气氛已经渐渐焦灼起来,有四位新娘的化妆师始终没出现。她们和新郎们不停地朝门口张望着。

  一个志愿者气喘吁吁地跑进大厅,神色焦急地跑到婚礼负责人面前:“刚刚电话打通了,那组化妆师坐的车和别的车撞了。”

  负责人吓了一跳:“人没事吧。”

  “没事,但是都受了伤,肯定来不了了。”

  负责人一边放了心,一边又焦急起来,一下子少了四个化妆师,这怎么忙得过来。他们办婚礼的地方又在郊区,临时再找也来不及了。

  她当机立断,“小黄,你去问问酒店有没有什么办法。”

  刚刚报信的志愿者立刻跑了出去。负责人拍了拍手掌,吸引大厅里所有人的注意。

  “有一个事情,我们约好的一组化妆师忽然来不了了,现在我们缺四个化妆师。我想问一下,我们的志愿者里有人会化妆吗?新娘有会自己化妆的吗?”

  志愿者们面面相觑,新娘们则一下子急了。

  “我平时都不化妆。”

  “就算化妆水平也很差啊,怎么跟化妆师比。”

  她们委屈地都快哭了,谁不想结婚的时候特别美丽呢。

  负责人也焦急:“那其他化妆师快点来得及吗?”

  一位化妆师为难地说:“我们化妆造型一体的,肯定来不及。”

  小李站在一旁,也是束手无策,焦急中,她瞥见角落里那位英俊的新郎忽然站了起来,点头朝她示意。

  她来不及多想,立刻跑过去。

  到了他们面前,新娘子朝她灿然一笑,说:“你们缺化妆师吗?我的团队就在楼上。”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