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八)家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于途走出实验室,脱下白大褂换上了自己的风衣。关在跟在他后面,瞄了一眼,鄙视地说:“自从谈了恋爱,越来越人模人样了啊。”

  于途神情淡定地关上衣柜,“嫂子买的衣服你敢不穿? ”

  “谁跟你似的,我多有原则,不轻易妥协,衬衫能有t恤舒服?”关在骄傲。

  “这倒是。”于途思索了一下说,“不过现在还是按着她喜欢吧,以后再说。”

  这话说的……关在揣摩着这个“以后”难道是结婚后?所以他这是打算先从了,结婚后再原形毕露?关在看着于途,顿时感觉这是个骗婚渣男了。

  于途夹着资料和关在一起向办公室走去。毕竟人要衣装,于途原本便高瘦挺拔,只是穿衣服比较随意,如今被乔晶晶一收拾,步履间姿态之潇洒俊逸的确更胜从前。

  到了办公室,于途说:“今天我和你一起下班。”

  关在在经过两年的治疗休养后终于在上个月回到了工作岗位,当然,他还不能出差和进行太过繁重的脑力劳动,加班更是被夫人和领导明令禁止万万不行的。

  不过新一代加班狂人居然要和他一起下班?关在顿时心里有数了。

  “你家公主殿下今天回上海?”

  “嗯,从国外拍外景回来。”

  “有空带公主殿下来我家吃饭?我老婆老惦记着她。”关在有点酸溜溜的。

  “这次应该有空。”于途眉目舒展,“不过殿下不喜欢这个称呼,下次吃饭你再这么喊她,会发脾气的。”

  关在和乔晶晶也见过好几次了,不知为何两人颇有点幼儿园小朋友式的不对付,让于途和沈净又好气又好笑。

  于途其实私下跟乔晶晶说过让她让着些关在,乔晶晶却不以为然,“你们这么小心翼翼他反而不开心的,再说我和关在又不是真的有矛盾,闹着玩啦,你看他和我斗嘴的时候多有活力啊。”

  果然此时关在眉毛一抖,切了一声:“我怕吗?”

  于途说:“跟我发脾气,还有,嫂子那里她会告状。你们两个几岁了?”

  于途到家的时候刚好五点。

  打开门,屋子里一片静谧,客厅里却多了两个行李箱。

  他不出声,动作很轻地推开卧室门,果然,那个人已经缩在他的被窝里睡着了,柔软的长发凌乱地散在他的枕头上,只露出一张精致的小脸,长长的睫毛甜甜地覆盖着,像个梦一样。

  于途走过去俯身亲了她一下,并不用力,却还是把人惊醒了,她睁开眼看了一下,手臂环上他的脖子。

  “还要。”

  于途轻轻地笑:“我换个衣服陪你睡觉?”

  “好呀,我飞机上都没睡。”

  于途脱了外套随手搭在椅背上,解开衬衫换上了睡衣,乔晶晶侧躺着,眼睛一直盯着他,于途瞥了她一眼,走近,上床前先拿手盖住了她的眼睛。

  乔晶晶眼前一黑,然后被子被掀开,她就被人搂进了怀里。

  “看什么?”

  于途的声音低低地,像有钩子似的。自从和于途在一起,乔晶晶就发现于老师这人表面上一脸高冷……实际上,嗯,有点斯文败类有点浪。

  “好久没看见你脱衣服了啊~”她把脑袋蹭进他怀里。

  于途声音顿时低沉了好几度,“不是说飞机上没睡?”

  乔晶晶不答他,手却开始不安分,“你这么忙怎么还有肌肉啊?”

  “实验室里也要搬砖。”此刻言语已经多余。于途抓住她的手,吻上她的发丝,然后一点一点向下蚕食,咬住了她的唇。待吻透了,开始解她的睡衣,乔晶晶抗议,“先脱你的,扣子膈人。”

  于途嗯了一声,先把自己衣服脱了。

  过了一会,乔晶晶又抗议,“你慢点啊~~~”

  一贯的娇气又意见多,这回于途却没顺着她了。

  云散雨收。乔晶晶更困了,于途一手抱着她,“这次休息多久?”

  “明天你去上班,我也要走了。”

  于途身体僵了一下,有些克制地说:“上次不是说休假两个月?”

  “可是电影超期了一个多月,又出国补之前电视剧的镜头,然后下一个工作又接上了。”

  抱着她的人一下子没了声音,良久,从胸臆间长长地叹了口气。

  乔晶晶把脑袋埋在他怀里,有点酸涩,但是想想明天,又偷偷笑了。

  出国后繁乱的工作让乔晶晶的生物钟彻底混乱了,睡到九点又醒了过来。于途不在卧室,也没在客厅,乔晶晶推开书房的门,果然,他正在电脑前工作着。

  察觉到门口的动静,于途抬头,“醒了?”

  他关闭电脑起身,“我给你留了晚饭。”

  晚饭是清粥小菜,每次她从国外回来,就只想吃这个。当然,于途差不多也只会这个了。乔晶晶在餐厅里喝着粥,喝着喝着忽然觉得有点不对。

  于老师是不是太冷静了啊,按以往惯例,她明天要走的话,这时候不是应该不舍昼夜或者准备不舍昼夜吗?

  但是于老师现在……

  她瞥向客厅,居然在看书?!

  乔晶晶带着疑惑去漱口,抬头一看镜子,她感觉她找到原因了。

  在飞机上十几个小时,到了他家倒头就睡,然后又一番体力运动,她现在实在有点蓬头垢面。

  乔晶晶赶紧洗了个澡,把自己收拾干净,然而等她吹干长发出来,于途竟然还在看书,只是地点改在了床上,听到她的动静,他眼神都没抬一下。

  乔晶晶走到床边,“你去刷牙洗脸吧,我好了。”

  “在外面卫生间洗过了。”

  “哦……你要睡觉了?”

  “嗯,前阵子一直加班,今天早点睡。”

  说完于途放下书,伸手关掉了灯,“你也尽量早点睡,调整下时差。”

  乔晶晶:“……”

  乔晶晶哪里睡得着,在床上翻来覆去。于途不会是生气了吧,应该不会呀,他又不是没放过她鸽子。

  窗外有微弱的光透过窗帘照进来,堪堪能看清枕边人一点轮廓。于途闭着眼睛,似乎已经陷入熟睡。乔晶晶看了一会,无聊地叹了口气,又翻了一个身。

  才翻过去,就听于途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之前你睡觉的时候,玲姐给你打电话了。”

  乔晶晶身体一僵。

  “我接的。”

  乔晶晶:“……”

  “你有什么要跟我解释的?”

  ……完了,忘了串供。

  乔晶晶连忙坐起来,为自己辩护一万字:“那个~~~你知道,有一种东西叫情趣……再说、再说我也没骗你啊,我说明天早上走,又没说晚上不回来。今天太匆忙了我本来打算明天去陆家嘴拿点东西把家里布置一下给你个惊喜……”

  于途看着她,乔晶晶终于说不下去了。最终于途叹口气,说了句“算了”。

  他说,“懒得跟你讲道理。”

  乔晶晶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一把拖了过去,直接反身按在了床上,随即睡衣就被扯开了……

  这回于途完全没了之前的温柔,放纵又肆意,攻城略地毫无余地。不知道过了多久,乔晶晶有点受不住了,开始求饶。

  “我错啦,再也不骗你了。我真的想明天给你一个惊喜的。”

  “我惊喜吗?”于途发丝垂落着,已经被汗水打湿。

  “嗯……于途……”乔晶晶呻吟了一声,细碎地叫着他的名字。然而他的力道却丝毫不减,简直在逼迫她回答似的。乔晶晶都快哭了,断断续续地回答,“不、不惊喜。”

  “到底休息多久?”

  “两个月。”

  “这次不骗人了?”

  “不骗了。”乔晶晶手臂圈上他汗湿的背,绵软地恳求,“我住在这里天天陪你。”

  于途盯着她,节奏终于渐渐徐缓了些,乔晶晶觉得自己哄他的力气都没了,只能被动地承受着。

  再度倾泻之后,落在她脸上的吻终于变温柔了。

  乔晶晶这次是真的筋疲力尽昏昏欲睡,朦胧中,好像听到于途在问她话。

  “今天回来有没有发现家里有什么不同?”

  “没有啊,我回来就睡觉了。”她迷迷糊糊地回答。

  “我把北面的小卧室改造了。”大概看她真的困得不行了,于途最后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说,“明天早上带你去看。”

  乔晶晶却被勾起了兴趣,奋力撑起眼皮,“我现在就想看。”

  裹好睡衣下床的时候乔晶晶腿一软差点跪了,但是她还是坚强地拒绝了罪魁祸首的帮助,步履特别从容地走到了北面的小房间。

  门一推开,乔晶晶不由愣住了。

  她记得以前这个房间里放了一张单人床,堆了一些杂物。可是现在单人床和杂物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崭新的衣帽间。

  于途在她身后说:“上次你说要休息两个月,我想你大概会陪我住在这里。可是我家晶晶那么爱漂亮,衣服鞋子放不下怎么办?”

  “所以你就把这里改成了衣帽间?”

  “嗯。颜色喜欢吗?”

  “喜欢。”

  乔晶晶回答着他,心里却忽然有点闷闷地。他应该很期待地等着她休假吧,结果她还拿这个跟他开玩笑。

  “我增加了一些功能,控制面板在这里……”

  乔晶晶忍不住搂住他的腰,“这是你送给我的礼物吗?”

  于途停住了原本要说的话,揽住她,“这算什么礼物,是你住在这里要用的,这最多算……”

  他略一停顿,仿佛在思考怎么措辞似的,然后低头一笑说:“筑巢。”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