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三十二章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晚饭过后,于途陪父母出去散步,路上不停被熟人问“儿子回来啦”。小城市就是这样,邻里之间非常熟悉,没什么距离感。

  在附近小公园逛了两圈,于爸爸被牌友叫住了。他看了一眼老婆孩子,正要拒绝,于妈妈却说,“去吧。”

  于爸爸喜滋滋地去了。儿子看了几个小时足够了,还是打牌的吸引力大啊。

  于妈妈笑着摇了摇头。两人又走了一会,于妈妈忽然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于途并不诧异她会这么问,下午他太明显地不在状态,而他的母亲一向敏锐。他沉默了一下说:“上次我回家前,跟单位提了离职。”

  于妈妈眼中掠过一丝诧异,半晌叹了口气说,“妈一直觉得,你最像你的舅舅。小时候你就特别崇拜他,经常跟小朋友们吹牛说,我舅舅是发射火箭的。”

  “我们几个兄弟姐妹,你舅舅最聪明,可是比起来也最辛苦,常年在大西北,家都顾不上。有一回,你外公生病,差点过去了,我们怎么也联系不上他。那时候通信哪里有现在发达。好不容易你外公救回来了,我们也联系上他了,让他回来,他却犹豫了半天说不行,既然爸好了,那他就等任务结束再回,现在的任务太重要实在走不开。”

  “又过了一个月他才回来看你外公,兄弟姐们都气着,冷着他。当时有个表姨娘来探病,骂他不孝,你舅舅就被骂着,也不敢说什么。那时候你还小呢,却忽然问她,‘姨婆,表舅是去美国工作了吗?’”

  “你姨婆最爱说这个,立刻说是,让你也好好念书将来出国留学工作。结果你却说‘那表舅去美国工作好几年了都不回来,你怎么不说他不孝顺?’”

  于妈妈说到这里,忍不住笑了。

  于途也莞尔,他还记得这件事,也记得他问了这句话后那尴尬的气氛。不过那之后,大家对舅舅的态度便恢复如常了。

  有时候亲人之间不是不理解,只是亲近便难免苛责。

  于妈妈说:“那时候我就想,对啊,同样没法陪父母,出国的人人羡慕称赞,像你舅舅这样常年待在大西北奉献的,却被说不孝顺不值得……这是什么道理呢?我们一群大人,还不如你一个十岁小孩子看的明白。”

  于途开玩笑说:“我从小聪明。”

  于妈妈拍了他一下。

  “很多道理懂是懂,但是轮到自己身上,还是要犯糊涂。妈最后悔的一件事,就是高考那会逼着你报金融。那时候我想啊,我儿子这么高的成绩,当然要报最热门的分数最高的专业,不然高分不浪费了吗?到后来发现你偷偷学着两个专业,我才后悔了,你白费了多少辛苦啊。”

  “这几年年纪一大,看得就更穿了,电视剧里怎么说的,人最要紧的是开心。喜欢钱就去赚钱,觉得钱不那么重要就做有兴趣的事情。我知道你自己肯定舍不得这一行,你会想离职,是不是因为那次我生病?”

  她拦住了于途的回答,“你啊,肯定想多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想通了又回去了,但是妈要告诉你,你不要想着要让我们怎么样怎么样,你管好你自己就够了,我们还不老呢。你要是还觉得自己没做好,就想想你爸同事家的儿子。”

  于途迟疑了一下:“……你说那个输掉几十万的?”

  于妈妈居然点点头:“对。”

  于途:“妈……”

  于妈妈看他一脸无奈的表情,又笑了出来:“我错了,这个是极端了点。但是你懂妈的意思,你已经够好了,别人已经羡慕死我和你爸了,别老想着一定要做到最好。”

  好像不久前,有人也跟他说过类似的话。

  于途好久,才“嗯”了一声。

  又跟路过的两个熟人寒暄了一阵,走过之后,于妈妈忽然说,“你自己的终身大事也要考虑一下了,我老被人家问儿子怎么还没结婚。”

  于途愣了一下,婚姻大事上,父母一向极少催他的。

  “要求别太高,不求多漂亮,最好能照顾人的。”于妈妈典型的婆婆标准。

  于途沉默地走着,于妈妈觉得他多半还没考虑过这个问题,便没再说下去。谁知到了家门口,于途却忽然叫她:“妈。”

  于妈妈看他。

  于途说:“我大概喜欢反过来的。”

  于途多少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他没想到在他婚姻大事上从来显得不慌不忙的母亲,居然会因为他的一句话迸发出如此大的热情,各种盘问个不停。

  然而现在,他又有什么可说的?

  在家过了一夜,于途直接从最近的机场飞去了敦煌,和一些试验队的队员会合后,坐车前往沙漠中的试验场地。

  在远离人烟的沙漠里,一切的节奏反而慢了下来。于途每天专注于工作,既投入,又游离。

  任务结束前几天,于途接到了千里之外关在的电话。

  “你们那边挺顺利的?”

  “嗯,提前了几天完成了,过几个月再做第二次。”

  关在“哦”了一声,“怪不得孙总都有功夫找我吐槽了。”

  他说的孙总正是这次试验的总负责人,于途微微皱眉:“是有什么问题?”

  关在叹气说:“你不知道,我们孙总,是个严肃活泼的人啊。工作上大大小小要管,手下年轻人的终身大事也操心得很,这不,他本来想给他们所里一个小伙子介绍天津那边的一个姑娘,北京天津挺近不挺好的么。结果据说你每天装得特别忧郁深沉,经常一个人看星星不参加收工后的集体娱乐,把一堆涉世未深的妹子迷得不要不要的,直接破灭了其他小伙子的希望。”

  关在一口气说完,批评道:“我说老于,你以前没这装x的毛病啊。”

  于途:“……我开头连赢了五天,他们开除了我的牌籍。”

  “你这样说话就更装了。克制啊,长得帅还装,还给别人活路不。”关在严肃地说:“我打这个电话的目的就是警告你……”

  “你务必继续这么装下去哈哈哈。”他在电话那头爆发了一阵大笑,“不要给其他所的兄弟一丝希望,回头封你当我院之光!”

  于途:“……嫂子在你边上吗?把电话给他。”

  于途直接表达了不想跟他说话的意愿。

  沈净拿过了电话。

  于途立刻问了下关在的病情,沈净的声音比之前放松很多,而且没避着关在,说了下治疗进展,说比预期的好多了。

  “问那么多你懂个p啊。”关在又把电话抢了回去,“孙总打电话过来是打听你有没有女朋友呢,我怎么回啊?”

  他呵呵一笑,“要不我回你喜欢你的高中同学乔晶晶?”

  于途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关在大概是看见单位微信群里转发的视频了。前一阵子,他参加kpl比赛的视频终于传播到了所里的工作群,引起了众多围观。关在何等聪明,肯定联想到了他在西安说的那番话。

  “不是吹人家喜欢你吗?我看视频觉得人家大妹子的确对你有意思啊,结果你现在还是光棍是怎么回事?”

  于途苦笑了一下,拿着手机在沙土上坐了下来,“我之前一直想,我能给她什么?没钱就算了,连经常陪着她可能都做不到。”

  她很娇气的,爱撒娇,要人哄,每时每刻都过得精致又舒适。

  他本来满心的欢喜。可是有一天,他一低头,却发现自己的手掌那么粗糙,根本没法伸出手去握住这样的明珠。

  关在那边沉默了很久,于途也不说话,就这么挂着,一会儿关在说:“于途,你嫂子说,不是这么算的。”

  然后他就骂道,“你傻x吗?”

  生平第一次被人这么骂,于途反倒笑了。他抬头仰望着头顶比别处更纯净的星空,真心实意地承认:“你说得对。”

  回到上海的时候,离春节还有十来天。于途先去看了关在,又被他嘲讽了老半天。

  上了几天班,有一天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大孟忽然说,“你出差一趟跟谁学了新的口头禅啊?”

  于途一愣,“什么?”

  “你自己没发现吗?老爱说‘大家再努力一下’。”大孟抱怨说,“跟我高三班主任同一个口头禅,我一听就头顶一凉。”

  他说完便继续扒饭,于途却拿着筷子怔在那里好一会儿,再低头夹菜的时候,眼睛里却有了笑意。

  于途定时定点的生活多出了一项日常——写信。

  每个回到家的深夜,不管多晚,睡觉前,他都会展开信纸,写一封信。

  第一封信的内容是关于第一宇宙速度,这个问题很简单,不过也涉及一些平常大家不会了解的原理和公式,于途尽量深入浅出地解释清楚。

  第二封信是关于中国航天技术水平和国外的比较。

  雪白的信纸上,台灯光下,于途有条不紊地写着——

  这个问题太大了,我可能要用很多封信回答你。这一封我们先讲一下现代航天的发展史……

  他睡觉前写好信,第二天带着投进单位门口的邮箱,到春节放假,一共寄出了十封信。

  把年前最后一封信投进邮箱的时候,于途想,如果春节假期里没有……

  那回来后只好开始讲火星移民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