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三十章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于途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忙碌中。研究所的同事们早习惯了“白加黑”“六加一”似的加班方式,但是看到他全情投入的样子还是有点触目惊心。

  从实验室出来,大孟忍不住劝他:“悠着点啊,别跟老关似的折腾进医院了。”

  他还不知道关在真正的病情。

  于途说:“没事,我有数。”

  他当然不会把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回归研究所之后,他的生活甚至比以前更加规律起来。以前还会时不时和关在一起废寝忘食,现在却无比准时的吃饭休息,运动健身。

  他把自己的时间安排地紧凑严密,毫不留间隙,然后严格地去执行。

  “话说你几十天休假也没歇着吧?”大孟说。

  “怎么?”

  “回来后有如神助啊,一二三四五,之前卡住的点都解决了。老于你这干劲,是不是想趁老关住院谋朝篡位啊?”

  “滚吧。”于途两个字回答了他。

  等大孟真的滚了,他却站在原地,良久,自嘲地笑了一下。

  月中的某个周六下午,于途接到了翟亮的电话。

  “夏晴来上海了,说要补上次那一顿,请大家吃饭,让我喊你,今天或者明天都行。”

  于途直接拒绝了,“我没时间。”

  “那行,我就问问,你不去也好,免得曲铭那个贱人又犯贱。”翟亮爽快地挂了电话。然而到了晚上十点多,他正要下班,翟亮的电话又打过来。

  于途接起来,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夏晴的声音,她似乎带着几分醉意,竟然问:“于途,乔小姐……乔小姐是谁?”

  乔小姐……

  他已经好一阵没想起乔小姐了,可是却有那么多人喜欢提起她。高中群,大学群,总是看见他们跳动着讨论。

  他分明不想听见她的名字,可是当他们提起她的时候,他的内心似乎又是欢迎的。或许因为只有这一刻,他才可以释放那些被关押的情绪。

  于途抬起手,关掉了办公室的灯,一片黑暗中,他握着电话,镇定而泰然地说:“当然是晶晶。”

  于途没想到第二天还会收到夏晴的信息,那时他正要进会议室开会。

  “翟亮说你在加班,有空喝杯茶吗?”

  他看了一眼信息,漠然地把手机锁进了信号屏蔽柜中。会议结束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拿回手机,微信里又多出来两条信息。

  “我在你单位旁边的咖啡馆等你。”

  另一条是一个定位,发送时间是下午六点五十。

  夏晴穿着一件薄羊绒大衣坐在咖啡馆里,全身上下是精心收拾过又不着痕迹的精致,与相对简陋的咖啡馆显得格格不入。

  不过这附近能找到一家咖啡馆已经不容易。

  会来这里,她觉得自己大概鬼迷了心窍。

  但是就算鬼迷心窍,此时此刻她也必须见到于途。不然,那自从看见视频后就被灼烧的心无法平静。

  她一直不敢相信。

  她早就听曲铭说起过“乔小姐”,那个和于途一起喝过罗曼尼康帝的乔小姐,她怀疑过是不是乔晶晶,可是这怎么可能?

  于途怎么会和乔晶晶搅在一起,他从来不喜欢她的。

  对于乔晶晶,夏晴一直有一种微妙的情绪。初中时代她是真正的天之骄女,最聪明也最漂亮,可到了高中,班里居然有个女生比她还漂亮,还受人欢迎,夏晴很难不产生一些想法。不过还好,自己的成绩甩她一大截,还好,她向自己也喜欢的男生表白失败了。

  所以后来她在大学里向于途表白成功,第一时间就告诉了久未联系的高中同桌。她知道她嘴碎又八卦,一定会告诉高中班里的所有人。

  那个时候,她除了夙愿得偿的欢喜,还有想起表白失败的乔晶晶时,翻倍的快乐。

  可是几年后,于途却和乔晶晶在一起了?他们一起喝酒,一起打游戏,一起高调地出现在公众面前……

  夏晴彻夜难眠。

  可以是任何人,可是怎么可以是乔晶晶。

  他说“当然是晶晶”——凭什么当然,就因为今时今日她是个明星?

  这太可笑了。

  她若有所觉地转头看向窗外,马路对面,于途正朝着咖啡馆走来。他身上的大衣并不高级,但是天生衣架子在那,再普通的衣服穿起来都挺拔轩昂。

  路上有女孩子在回头看他,他恍若未觉,年少时代对他的迷恋里,大概这也是一个加分项,那么多人喜欢着的男孩子啊……

  其实早些年,夏晴从未后悔过和于途分手。

  为什么要后悔呢?一个男人,明明可以拿到高薪,却为了自己所谓的理想,企图让另一方去承担更多的家庭责任,太幼稚也太自私。

  大城市高昂的消费从来不会因为他的理想而打折,他们都出身在三四线城市的普通家庭,不一起打拼,怎么在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立足?

  房子、将来孩子的教育,哪一样不是巨额的支出,研究所的工资怎么可能支撑得起。难道全部靠她?凭什么?

  分手后她不止一次和朋友们提起过于途。

  高中的同桌,大学的舍友,工作的同事……她不由自主地在和他们聊天的时候会提到他——自己的前男友,阐述她分手的理由。

  他们当然赞同她,她也越来越觉得自己正确。

  她一点都不后悔。

  唯一让她意难平的地方,就是她提出分手的时候,他居然直接答应,没有丝毫的挽留。

  直到有一天,她发现她要过三十岁生日了。可那个梦想中,和于途一样聪明优秀,又和她一样成功的人却没有出现。

  周围不是没有追求者,她也再谈过一次恋爱,可是那些人,不是不够聪明,就是不够风趣,和于途比起来,每一个都面目平庸。

  她忽然就觉得,其实于途也是可以的,虽然没有钱,但是这个缺点,在比较了一圈后,完全可以用其他优点来弥补。高学历,没钱却体面的工作,以及,比其他所有女同事的男朋友老公都帅一大截。

  反正如今她已经拿着七位数的年薪,几年前不甘心自己要承担更多,这时似乎也可以接受了。她已经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

  那段时间她蠢蠢欲动,格外地关注起高中和大学的群,甚至还有两次故意挑起了话题。

  但是当看见于途被同学呼喊着去修净化器,她心中又有些迟疑。

  正踌躇间,她听说于途要去投行了。

  几乎在一瞬间,她就决定改变行程去上海。

  她清楚地知道,当于途踏出封闭的研究院,进入金融圈,会是多么的受欢迎。

  那次见面却不尽如人意。她自有矜持和骄傲,当然不会去死缠烂打,但是如果就此放手,难道让一个从没付出过的陌生人、后来者,坐享其成?

  她犹豫着计较着。

  但一切犹豫和计较在她看到于途和乔晶晶的视频后彻底终结。

  于途推门进来了。

  夏晴收起了杂乱的思绪。她深吸一口气,昨天喝醉了失态,现在是挽回姿态的时候。

  她笑盈盈地看于途坐下,说出早就准备好的开场白。

  “翟亮说你电话经常没信号,果然是这样。你们这是保密措施?电话不能带进实验室?”

  于途点了下头,直接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等了你两个小时,难道几句话把事说完就走?”夏晴的态度和上次有着明显的不同,“你晚饭吃了吗?要不要点点东西?”

  “食堂吃过了。”

  服务员走过来,于途随便点了杯茶。

  等服务员走了,夏晴说:“昨天聚会结束,我和翟亮两个人又找地方喝了挺久,听说你又回研究所了?”

  “对。”

  “他其实挺担心你的,说你状态不太对,但是又不好多问。”夏晴朋友似地关切,“是中x那边有什么问题?”

  于途抬眸看了她一眼。

  翟亮哪里会担心什么,这样拿别人来绕弯子未免令人不耐烦。他看了下表,打算尽快结束这次见面,十分简短地说:“没什么问题,我比较适合研究所。”

  注意到他的神情,夏晴决定立刻换一个话题——这个话题根本不重要,她也没兴趣了解,不过是把翟亮当借口,让她的这次找他的行为合理化而已。

  她唇畔带笑,进入她真正在意的问题:“对了,你怎么会和乔晶晶一起玩游戏?昨天大家聚会讨论了半天,怪我们不早说乔晶晶是我们的高中同学。这我们怎么说啊,一直跟她又不熟。”

  “听说你们还一块喝过酒?我想来想去不太可能啊,所以等他们一走,特意跟你求证了一下。”她圆过昨天酒后失态的电话,微笑说,“没想到真的是她。”

  “你们怎么会碰在一起的?”她状似好奇,又一次问道。

  于途淡淡地说:“我和她是高中同学,有联系不奇怪。”

  夏晴被噎了一下。

  你和她是高中同学,我就不是了?这个答案是不是太敷衍了?

  “也是。”夏晴认同的表情,“不过她从来没在班级群里,我还以为她并不喜欢跟以前的同学玩。”

  “说起来,我们班级现在最成功的就是她了。”她搅拌着咖啡感叹,“反而我们却没什么大出息,出了社会,成绩好有什么用,还是要看情商的。”

  于途微微垂眸:“她是重点大学毕业。”

  “是吗?”她有些恍然地样子,“念书的时候没怎么关注。不过我是很佩服她的,娱乐圈那么复杂的地方,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她能混这么好,这么红,肯定付出了很多吧。”

  她语气轻松,宛若随口闲聊。

  “夏晴。”

  于途忽然叫她的名字。

  夏晴顿住。

  “我想,或许我该和你说声抱歉。”

  在夏晴意外的眼神下,于途直视她,不疾不徐地说:“当年我答应得太轻率,只考虑到你足够独立,却从来没想过自己要付出什么。事实证明,我实在不是一个好的选择。幸好,你一向聪明,及时止损。”

  他嘴里说着抱歉,可是看着她的眼睛里却一片冷意,哪里有丝毫的歉意。

  夏晴陡然明白,他根本不是在道歉,分明是她刚刚暗示了乔晶晶可能上位不正,他迫不及待为她反击。

  而这一段看似道歉的话,从头到尾不过是告诉她,他从来没有真正爱过她。

  一瞬间,她的心里宛如针扎。

  她不过是一句暗示,他竟可以如此言语伤人。

  夏晴简直想冷笑,“于途,这就是你的风度?”

  于途神色淡然:“我们很久没联系了,你何必?”

  夏晴不再说话,所有准备好的试探此时全都失去了意义,她这些天如野草般生长的不甘瞬间被浇灭,凉得彻彻底底。

  她知道她彻底估错了自己在于途心里的分量和剩余感情,他竟然连和她周旋的耐心都没有了,于是输的血本无归。不过还好,这场败仗没有别人看见。

  她竭力优雅地将咖啡喝完,招来服务员买单,起身时意有所指地说:“怪不得你会回研究所,毕竟不用再为身外之物担心了,祝你能牢牢把握住。”

  话说到这地步,这辈子都不必相见了。

  于途又在咖啡馆里坐了一会。

  离开的时候外面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于途站在屋檐下,忽然想到,如果这个时候他已经和她在一起了,是不是要把今天的事情跟她打个报告?

  他要怎么说?她又会怎么回?

  不过,最后他大概会选择不提吧。

  毕竟今天是她的生日……

  他出神了半晌,很快察觉到了自己的可笑,竖起领子,低头走入了雨幕中。

  回到家中,他浑身上下都已经湿透。翟亮有些讪讪地迎上来,看到他的样子又哧溜去卫生间给他拿了毛巾。

  “我告诉夏晴你单位地址没关系吧?反正她网上也查得到。”

  “没关系。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找我。”

  翟亮理解了一波后忍不住感叹:“郎心如铁啊。”

  “昨天你没和他们提起晶晶、”于途擦头发的动作顿了一下,“和我们玩游戏的事吧?”

  “当然没有,你都叮嘱我了,我就当不认识棉花呗,更不会说她以前打的多烂。”

  于途眼神看过去,翟亮连忙做了个封口的手势。

  “我说,你不会心里,嘿~~~”他摇摇头,“说起来,棉花是挺可爱的,活泼又卖萌,跟个小姑娘似的,我到现在还没办法把她跟那么个大明星联系起来。”

  “但是虽然她是你的高中同学,现在距离太远了吧,高攀不起的。咱们也陪着她打了快两个月游戏吧,这会连招呼都没一个,人就不见了。”翟亮耸耸肩,“大明星果然不好接近。”

  “游戏里……她没有再上过吗?”

  “没啊,我看了她的历史记录,还停留在你们比赛那天呢,最后两场战绩有点牛。”

  于途沉默地擦着头发,片刻后说:“她给了我两张kpl的门票,让我和你一起去,我没喊你。”

  翟亮瞪大眼:“什么?”

  他不敢置信:“她给我票了?”

  “票就在客厅的茶几下面。”于途在毛巾后面闭上眼睛,“翟亮,是我惹她生气了她才不出现,你别误会她。”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