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第二十章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玲姐在小会议室外拉住小朱,眼神示意里面,“这是怎么了?怎么连着三天都来工作室了?”

  小朱低声说:“好像跟于老师吵架了,于老师这几天都没出现。”

  “前几天不还挺好的吗?”玲姐放开小朱,推开会议室的门。

  乔晶晶正靠在沙发上发呆,看上去有些无精打采,玲姐打算说个好消息振奋下她精神。

  “晶晶,李导那边合约发过来了,条件还不错。另外这消息传出去,来谈电视剧的报的片酬又涨了哈。”

  玲姐报了个数字,表情美滋滋的。

  乔晶晶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玲姐拿手在她眼前挥舞了一下,乔晶晶抬起头看她,忽然问:“我值那么多钱吗?”

  玲姐一愣。

  乔晶晶又问了一遍:“拍一部电视剧最多五个月,我值那么多吗?”

  “怎么不值了,你的片子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抢,广告商抢着植入投广告,电视台和视频网站都不亏钱,怎么就不值了?王琉和岳晓华也快这个数了。”

  “我不是跟她们比。”

  “那你跟谁比?”

  乔晶晶没有回答她,半晌,她垂下眼睛,“我想这个是不是很矫情?”

  “不是矫情不矫情。”玲姐在她身边坐下,“说实话,我也想过这个问题。但是目前的市场就是这样,你不拿别人也在拿,你不赚这个钱,你拍的剧片方还是卖那个价,差额最后落到投资方的腰包里。所以你想这个不是矫情不矫情的问题,是没意义。”

  “而且,我问你,如果人家要找你拍个戏,给你几千万,你会不会说我只要几百万?”

  乔晶晶抿嘴,实话实说:“不会。”

  “所以你想这个有什么意思呢?这题目太大了。咱们好好拍戏,不出幺蛾子,对得起人家的作品人家的钱,该做的慈善也实打实做就行了。”

  玲姐一口气说完,试探地问,“你怎么忽然想这些?于老师呢?”

  乔晶晶眼睫微动,一言不发地拿过手机开始玩游戏,玲姐心中隐约有些明了,没再说什么,看她打了一会游戏就起身离开了。

  乔晶晶打了两局排位,又发了一阵呆,打开了微信。手指惯性地下拉,点开了某个名字。

  那两句话这几天她已经看了好几遍。

  “对不起。”

  这一条那天她立刻就看见了,可是根本不想回他。

  下一条已经在深夜。

  “我要出差一段时间,归期不定。”

  西安。

  于途脱下防静电服,从保险柜中拿出自己的手机,按了一下,果然没电了。

  他穿上外套往外走,关在走进来,“老于,等我一起。”

  于途等他换好衣服,两人一起往测控中心旁边的招待所走去。

  西北的十一月已经十分寒冷,六点多天还没亮,天地间一片黑暗寂静,只有微弱的路灯光照着脚下的路。

  被风一吹,关在缩了缩脖子,调侃于途:“出去浪了一个月,专业倒是没荒废啊。”

  “主要是人家测控中心的功劳。”于途脑海中还盘旋着数据,“卫星寿命还是受到了影响。”

  “当初设计寿命就是三年,现在已经是超期服役了,再说这次故障原因也不在总体设计上。”关在打了个哈欠,用力晃了晃脑袋,“这颗卫星是你参与设计的第一个型号吧,也是我们第一次合作。”

  “嗯。”

  “你猜我第一次见你什么感觉?”

  “嫉妒吧。”于途笑笑,“挺明显的。”

  “呸。”关在笑骂一声,“一开始我觉得,哟呵来了个门面,结果没多久你就给了我一份总体优化方案,我心想不错啊,这才貌俱佳堪为良配啊。”

  于途无奈,“注意用词,别给我们工科生丢脸。”

  关在嘿嘿一笑,冷不丁地说:“我们来谈谈钱?”

  于途脚步一缓,“老师跟你说了?”

  “张总打电话给我了,让我旁敲侧击下,你是不是有什么困难?”关在说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是不是跟你家里有关?”

  他恍然大悟似的:“我想起来了,有一天你接了家里的电话,讲的是方言,第二天就有点不对劲。”

  于途沉默了一瞬。

  “家里没事。”他回答,“我就是心杂了。”

  “没事就好。”关在点点头,没再追问,“我有点好奇,干投行真的那么赚?刚毕业百万是不是真的?”

  “看人看年景。”于途说,“08年金融危机前有人能拿到。我毕业那年,刚从金融危机中缓过来,还算不错。”

  “我要是去google也是高薪,不说也不错,不过身为外国人,大概永远接触不到核心技术,而且一旦有成果还不是他们的,我可没什么全人类视角。”

  他掏出烟,递给于途一根。

  “知道我为什么从来没挽留过你吗?因为我从来没觉得你会走。我一直觉得你和我是一样的人,用我老婆的话来说,四个字,不合时宜。现在这个型号是我们一起设计,一起论证,一起提的方案。我觉得你舍不得,我还跟人打赌,要是你走了,我就改名叫关在猪圈。”

  于途低头专注地看着手里的烟,“那不阖家团圆了?都是兄弟姐妹。”

  “滚,那我跟你也兄弟。”

  关在吸了口烟,“我有个问题啊老于,卫星故障的事情谁也说不准,我们这次五天就解决了,但是花几个月的也有,要是真几个月,投行能等你?还是你不管这边甩手就走?”

  于途停下脚步,“打火机,借个火。”

  微弱的火光一闪而灭,两人没再继续刚刚的话题。

  关在抽烟一向快,走了几分钟又点了一根,于途皱眉:“你少抽一点。”

  “我提个神,一会你嫂子就起来了,我给她打个电话再睡。”关在想起来,“对了,说到你嫂子,她有个师妹,想介绍给你。”

  关在语气有点酸溜溜地,“人家就看了一眼我和你的合照,就问有没有女朋友,长得帅就是占便宜,当年我追你嫂子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

  “你这习惯性嫉妒早点治。帮我婉拒吧。”

  “真不用?我也见过一次,挺漂亮的。”

  “不用了。”

  关在就没再提。过了片刻,于途自己开口了,“我最近,认识了一个……”

  他顿了顿。

  关在精神一震,“姑娘?”

  “嗯,挺机灵的,有点皮……也很听话。”

  “行啊。”关在来了兴致,“刚刚休假认识的?”

  “不是,我高中同学。”

  “高中同学?咋现在才谈?”

  于途笑了笑:“大概我以前,判断力不行。”

  他补充:“没在谈。”

  “怎么,人家不喜欢你?不至于吧。”

  于途没有说话,眼睛却很亮。

  关在立刻懂了。“你行啊,宝刀未老。”

  说话间,两人已经到了招待所门口,烟都还没抽完,便在外面没进去。

  关在有点撑不住困意,猛吸了几口,靠在柱子上闭目养神。

  于途站在一侧的台阶上。

  四周很安静。

  渐渐的,远方的天际透出了一丝微光,不过头顶上的星星尚未隐没,依旧星光闪耀。宇宙浩瀚,亿万星辰,里面有他和同事们刚刚耗尽心血救回来的一颗。

  他想起关在的问题,如果这次任务要花一个月甚至几个月,他会不会走?

  他没有回答,关在没有追问,因为他们心知肚明,他不会。

  当血在热的时候,怎么可能抽身离开?

  他忍不住地又一次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要放弃?

  他已经有一阵子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以为他已经坚定,可是这五天五夜过后,竟然又有一丝动摇。

  或许他该再想想。

  应该会有办法。

  最后一丝烟雾在眼前消散,于途脑海中莫名闪过一双亮如星辰的眼睛,那双眼睛的主人此时大概正在甜蜜的梦境中无忧无虑地酣睡吧。

  心头刹那间生出一丝柔软,驱散了身上的寒意,他眉目舒展了些,回头提醒关在:“你可以打电话给嫂子了。”

  关在没有回答,他闭目靠在柱子上一动不动。于途心中突地一跳,他走过去,试探地喊:“关在?”

  靠在柱子上的瘦削男人眼珠子好像动了一下,却没能睁得开,下一刻,整个人宛如崩塌般地向地面倒去。

  上海这几天骤然降了一次温。

  乔晶晶一大早醒来,发现游戏的版本又更新了,看更新说明,又出了一个新的英雄,装备属性也有一些调整。这阵子版本更迭频繁,她皱了下眉,打电话给玲姐,让她去跟kpl那边确定下,比赛上会用哪个版本。

  等洗漱好,玲姐的电话回过来了。

  “说就用今天刚刚更新的版本,所以新英雄也有可能上。”

  “嗯,我待会试试新英雄,装备也要调一下。”

  玲姐听着有些感慨,“一个多月前你还是小白一个,现在真是内行了。阿国说昨天和你匹配了两把,你打得挺不错的。比赛有把握不?”

  “竞技说不准的。”

  排位打多了其实也就明白,有时候,技术再好也可能连输,不好也可能躺赢。一个月前她还信誓旦旦一定要在比赛上赢,现在却明白,竞技是不可控的,没有稳赢的说法。职业选手会输,她当然也会输,只要表现出最好的自己就可以了。

  吃早餐的时候,乔晶晶翻了下日历。

  已经是十二月一号了。

  于途整整消失了十天。

  不过,其实到现在,她也不是很需要于途了。

  照样看竞赛视频,听解说分析战术体系,照样一个人单排,不过是少了一个人看着她打,帮她战后分析而已。

  她想起那时候于途跟她说,让她一个人打到最强王者。如今也只有一步之遥而已。

  吃完早餐,她看了一会电影剧本,做了一些笔记。然后打开了手机,正要点进单人排位,忽然一个邀请框跳出来。

  玉兔捣药(来自好友)

  至尊星耀5

  邀请您组队排位5v5王者峡谷。

  乔晶晶的手顿住,她定定地看着那个邀请框,良久没做出反应。

  一分钟后那个邀请框自动消失了,很快一个新的邀请又弹出来,仍然是玉兔捣药邀请她排位。

  这次乔晶晶点了进去。

  两人在一个队伍房间里,却谁都没说话。

  过了一会,于途点了开始。

  他们整整打了一上午,每次打完,于途就发一个新的邀请过来。

  她一直没说话,他也不说话。

  她打百里守约,他就打辅助。她拿辅助,他就拿射手。她拿中单,他就打野,时不时到中路来帮她抓人。有一局她赌气地拿了玩的很差的娜可露露,他就拿了关羽,一路跟着她到处gank。

  五连胜,六连胜,七连胜……

  十连胜的时候,乔晶晶放下手机,忽然觉得一阵气闷。不是说不和她双排吗?现在又算什么?

  门铃响起来。

  乔晶晶有些烦躁地走过去开门。

  “晶晶晶晶。”门一开,小朱喘着气说,“于老师怎么在楼下,你把他关楼下不准上来吗?我想了想都没敢打招呼。”

  乔晶晶愣住。

  几秒后,她抓着手机就往下跑,没有戴帽子没有戴口罩,甚至都没换掉拖鞋。

  电梯里,手机屏幕上又弹出排位邀请,乔晶晶心里翻腾地不知道是什么情绪,只觉得电梯前所未有地慢。

  她跑出电梯,跑出大堂,然后站住了。

  大堂外,梧桐树下的长凳上,有个人坐在那里,正低头很认真地看着手机。

  好像察觉到了她的到来,那人抬头看向她,眼神有些疲惫,有些温柔,问她说:“还气吗?”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