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澳门赌博十大网站排行
→ 手机版
分享到:

第十一章

所属目录:何以笙箫默    何以笙箫默作者:顾漫

1v1足足三天后,于途开始带着她打3v3人机,说是练习下小规模团战,乔晶晶发现自己轻轻松松就赢了,不由信心大振。

  然后开始3v3模式的实战,立刻变成了艰难模式,倒不是说她多不行,主要是于途他压根不参团!老是一个人跑到野区打鸟打猪打小怪,让她和可怜的路人队友二对三,等到她和可怜的队友撑不住了,才跑出来秀一下。

  美其名曰锻炼她的抗压能力。

  不过学神毕竟是学神,乔晶晶还是学到了不少东西,不仅仅是英雄的使用技巧,于途边打还会边跟她说一些她以前压根不注意,却其实很重要的细节。比如说补兵,比如说根据对手来调整出装……

  要知道她以前打王昭君,根本是一套装备打到底的。

  下午的阳光正好,照得客厅里暖洋洋的。乔晶晶窝在沙发里,认真的打着游戏。

  又是一场3V3实战,她玩的是孙尚香。

  队友已经死了,于途的张飞终于从野区过来,塔下一声吼,吹飞了对方三人。乔晶晶正想冲上去打人,就听到于途的手机响起来。

  乔晶晶立刻缩回了塔下。

  每次有电话来游戏里就会卡,就算立刻挂断,游戏里的人物也有几秒钟卡住不动,团战的时候卡几秒钟基本就等于死。

  她放弃了追击的打算,无意地朝旁边于途的手机上瞥了一眼,却看见来电显示上闪烁着一个熟悉的名字——夏晴。

  居然是夏晴?

  乔晶晶还来不及想什么,就见于途手快地按了挂断,乔晶晶有点意外,“你不接吗?”

  于途表情平静地操作着张飞,“打完。”

  这一局飞快地就结束了,于途站起来,“我打个电话。”

  他走到阳台打电话,很快又回来,跟乔晶晶说,“我出去一趟。”

  乔晶晶忍不住好奇:“夏晴也在上海工作吗?”

  于途回答得有些耐人寻味:“应该还在北京。”

  应该啊?

  乔晶晶若有所思,朝他挥手道别,然后打自己的游戏去了。等一局终了,她放下手机,忽然有点担心起来——虽然是“应该”,但是有些事情很说不准啊,她会不会从明天开始没老师了啊?

  夏晴约的地方离乔晶晶家并不远。于途没有迟到,不过他到的时候夏晴已经在咖啡馆里。

  他点头致意后坐下,夏晴说:“帮你点了美式。”

  “谢谢。”服务员正好送上咖啡,于途问:“来出差?”

  “其实我是在杭州出差。”

  她说一半就停下,于途端起咖啡,却没有接话问她怎么会来上海。

  夏晴牵了牵唇角,“你怎么在陆家嘴这边?”

  “正好有点事。”

  “哦,我还以为你在这边面试。”

  于途喝咖啡的手微微顿了一下。

  “我在杭州跟包包吃了个饭,他说,你准备从航天所辞职了。”她注视着于途,“是真的吗?”

  “是有这个打算。”

  “为什么?”夏晴的语气忽然加重了,“当年不惜和我分手也要去的地方,现在就这么轻易放弃了?”

  于途沉默。

  夏晴笑着靠向沙发,“我倒希望你坚持下去,不然显得我在你心里毫无地位,原来你不是不可能放弃,只是我不值得。”

  于途叹了口气,“你和我在一起之前,就知道我在准备航天方向的考研。”

  夏晴自嘲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世上最可笑的幻想,就是以为你能改变一个人。”

  于途喝了口咖啡,跳过这个话题,“你还在QE?”

  “早就跳槽了,刚刚升了MD,薪水比毕业的时候翻了几倍,辛苦也翻了几倍。”

  “你一直很优秀。”

  “但是很累,我经常在想,我一个女人,为什么要这么累?”夏晴低头搅拌着咖啡,“打算换哪个方向的工作?听说DF总部给了你offer。”

  DF的总部就在北京。

  于途顿了顿说:“我已经拒绝了。”

  夏晴语气很平静:“是吗?”

  她又喝了几口咖啡,放下杯子,看了下时间,“两小时后的飞机,我该走了。”

  咖啡馆在商场里,离开的时候要穿过人潮汹涌的商场,两人沉默地走在人群里,夏晴忽然停住了脚步,看向商场里挂着的巨大海报。

  “看,乔晶晶。”

  于途抬头看去,从三楼挂下来的巨大的海报上,乔晶晶脸贴着手机,正朝着人群巧笑倩兮。

  “你说她现在如果想起我们,会不会觉得可笑,以前班级里成绩最好的,现在大概连她一根指头都比不上了。”

  于途从海报上收回目光,“不会。”

  夏晴有些惊讶,她以为于途根本不会回答。“你倒是很自信。”

  出了商场门,于途说,“我送你去地铁站。”

  夏晴愣了一下,笑着摇了摇头说:“于途,你还停留在过去。”

  她拢了拢头发,“我好几年没坐地铁了,待会下了飞机还要见人,就不去挤了。”

  于途点点头,拦住一辆出租车,礼貌地送她上车。

  拉开车门,夏晴却又停住脚步,回头,“你明知道我的来意是吗?”

  于途只能沉默。

  “你眼里只有头顶的天空,感情什么的,是不是渺小如灰尘,根本不值一提?”

  于途微微皱眉:“你何必讽刺我。”

  夏晴“呵”地笑了一声,“不是讽刺,是感悟,于途,你不该耽误别人的。”

  乔晶晶开门看见于途的时候吓了一跳,她还以为是小朱,“你怎么回来了?”

  她看向客厅里挂着的装饰钟,一个小时都不到,这是进展太顺利还是一言不合一拍两散了啊。

  于途说:“你不是说要晚上九点结束?”

  她之前故意说说而已啊,不过于途倒真的每天九点之后才走……

  “我随便乱说的,你要是有事……”

  “没事,我们继续。”于途边说边脱掉外套挂起来,向里面走去。乔晶晶跟在后面琢磨着,这好像是一拍两散了啊。

  两人坐回之前的位置。于途让乔晶晶用扁鹊跟路人匹配打3V3,他在一旁观战,打了几局后,又让她试试用不知火舞,乔晶晶看见好慌上线,就把他拉了进来。

  进了游戏,好慌嫌弃地说:“怎么打3v3啊,没意思。”

  “练小规模团战啊。”

  “很勤奋嘛,不过~~”好慌有点贱兮兮地拖长声调,“小棉花,你要不要考虑改拜我为师啊?”

  乔晶晶奇怪:“为什么?”

  好慌:“因为你玉兔大神快名花有主了。”

  乔晶晶:“……”

  她看向于途。

  好慌在那八卦兮兮地:“他最近早出晚归的,我还琢磨着在干嘛呢,结果今天听史莱姆包说是有情况,具体的我不能透露,总之你以后还是跟我混吧。他估计没时间带你了。”

  你已经透露得太多了……

  乔晶晶美眸一转,贼笑兮兮地说:“真的吗,已经早出晚归这么不安于室了……”

  修成的手指忽然擦过她的发丝,关掉了她手机屏幕上的喇叭和话题,世界顿时一片清净。

  于途低沉的声音响在她耳边,“专心。”

  他的手收了回去,若有似无的感觉却依稀还停留在发梢,乔晶晶忽然觉得自己一侧的脸颊有点麻,被她操作着的不知火舞莫名其妙丢了敌方残血,跑向了野区。

  她连忙把身子一侧,不让于途看见她乱七八糟的操作。幸好这时门铃响起来,乔晶晶清清嗓子,“小朱大概送晚饭过来了。”

  “我去拿。”

  于途起身去开门,然而门一打开,外面站着的却不是小朱,而是一个和他差不多高的陌生男人。

  那人一身西装笔挺,看见他,俊朗的面容上浮现了一丝诧异,然后目光越过了于途看向室内。于途不知道他的来意,微微侧过身体挡了挡。

  3V3节奏比较快,乔晶晶飞快地结束了这一局,扔了手机向门口走来,“小朱我让你带的酸奶……”

  她的声音在看见门外的男人的时候戛然而止,一时也是懵了。

  这什么情况?他怎么会来这?

  那个男人目光在乔晶晶有些凌乱的头发、随意的家居服和赤脚拖鞋上浏览了一遍,最后点点头说,“开车路过的时候看见有灯光,所以……打扰了。”

  然后就十分有风度地离开了。

  乔晶晶:“……”

  于途看向乔晶晶:“不用跟他解释下?”

  “谁要跟两年前就分手的前男友解释啊。”而且还这么装~不过今天什么日子啊,前男友前女友什么的扎堆冒出来,世界怀旧日?

  姗姗来迟的小朱从电梯里冲出来,“晶晶晶晶,我怎么在楼下看见……呃,于老师。”

  她看见于途,立刻住了嘴。

  乔晶晶正要找她,“他怎么能上来,电梯指纹不是删了吗?”

  小朱:“可是还有密码能上来啊。密码本来也改过了,但是你老忘记新的,就又改回去了。”

  “你去物业再改一遍吧,改成1316,现在就去。”乔晶晶催促她。

  “这是什么?”

  “我迄今为止最好的战绩,13-1-6。”乔晶晶想起来就得意,“绝对不会忘的,放心吧。”

  小朱被赶去改密码,乔晶晶和于途面对面坐在落地窗前的地板上吃东西。照例于途是卡路里满满的三菜一汤,乔晶晶是她生无可恋的水果菜叶子和蛋白,对比之惨淡,十分需要聊点东西增加营养。

  乔晶晶觉得她和于途今天都很尴尬,于是尴尴得正,大家都不用尴尬了。反正也被于途撞见了,乔晶晶忍不住就吐槽了下。

  “我跟他谈了大半年恋爱,有一天他忽然跟我说,他家里人比较保守,可能不会喜欢我的职业,他希望我先退出娱乐圈,他再去跟他家里人说。”

  “然后我就说,我家里也不喜欢从商的,觉得风险太大,动不动就破产什么的,要不你先辞职吧,不然我家里也不会同意啊。”

  于途笑了笑,“苏先生其实很有才华,风评很好。”

  乔晶晶有点意外,“你认识他?”

  “我大学读金融的,这方面的消息还是会关注下。”

  “哦~~~那你一定不知道他还这么自恋。”时隔两年,乔晶晶倒也不气了,不过戳起水果来还是用力了些,“你呢?”

  “什么?”

  “你和夏晴啊,为什么分手?”

  于途抬头看她,乔晶晶眼里满满的是好奇。

  “我听佩佩说,你们大三在一起的。哦,佩佩经常跟我八卦同学。”乔晶晶毫不犹豫地卖掉闺蜜,“不方便说就当我没问。”

  她俏皮地把筷子按在了自己嘴上。

  倒也没有不方便说。其实跟她的原因差不多,本科毕业的时候有几份高薪offer,但是他却仍然想去读那个被父母强行否决掉的志愿。他和夏晴大三的时候开始,那时候他已经在为了研究生考试做准备,他以为她已经接受,她以为他可以改变,只是到后来,谁都没有改变谁。

  “工作的关系,本科毕业后我离开了北京,选择了读航天方向的研究生。”于途简单地说。

  原来是异地啊。乔晶晶转而好奇别的,“其实你高考报了金融专业我还挺奇怪的。我一直记得你的理想是星辰大海啊,怎么忽然去读金融了?”

  于途目光微动,他有些惊讶她是怎么知道的,转而想起什么,心中划过一丝奇异的了然。

  “填志愿的时候父母不同意,而我觉得我可以两个兼顾,那时候,有点年少轻狂。”

  “可是你真的搞定了啊,后来还读了研,果然是我们班学神。”乔晶晶有点兴致勃勃地:“那你怎么放假这么久啊,搞科研不是应该很忙吗?”

  “因为。”于途顿了顿说,“我打算放弃星辰大海了。”

下一章:
上一章:

发表评论

最近更新
线上博彩大全